牛鹿汪汪汪

最近墙头太多。。。

长路漫浩浩

(写在前面:我悄悄地来了,又悄悄地走了。谢谢你还在。啊ooc了都怪我QAQ)
5
  微风渐起,日上竿头,阿绣独自站在原地,目光追随着来来往往的过客,蝉翼睫下却是那黯然无光的眼神。
  目光随着人群的视线望去,便扭头望向了挂在纱帐间的字画。
  仿佛这世俗与她隔绝,他人赞赏的言语萦绕在耳边,而她看到的却只是两行看不懂的字。
  看不透。
  她愣了一下,随后又低头,嘴角挂了一丝苦笑。
  也许是想的太过认真,她都没有注意到身后那轻微的枯叶破碎的声音。
  刘子固将编制好的花环藏于身后,小心翼翼地,一步一个脚印的缓缓接近着阿绣。待他离阿绣只有几公分的距离时,他抿起唇,轻轻地将花环从身后拿出,缓缓放于阿绣的头顶。
  阿绣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惊吓到,她轻微地呼出声,慌张的转过了身,撞上的是刘子固那藏不住笑意目光。
  “子固?”
  快速跳动着的心脏缓缓归于平静,阿绣褪去了慌张的神情,换上了淡淡的笑容。
  “一个小花环。”刘子固的语调忍不住期待地上扬,“喜欢吗?”
  她抬手抚摸了一下头上的花环,枝丫粗糙的质感和花瓣细腻的触感传入指尖。
  还未做出回答,手便被刘子固握住,只见刘子固拿出一枚白色小花制成的指环,在她不解的注视下,轻轻地穿过了她葱白的手指。
  “你真美。”
  刘子固痴情地道。
  阿绣的身子顿了一下,她抬起头,望见的是刘子固痴迷的眼神。
  阿绣忽而弯起了嘴角:
  “那有秀郎扮作我时美吗?”
  刘子固的笑容僵在了脸上。
  “......阿绣?”
  昔日尘封的记忆仿佛被迫重见天日,刘子固一时有些恍惚:“你在说什么?”
  阿绣没有理会刘子固的话,她望着刘子固那愣住的模样,嘴角的笑意加深,而眼中却多了份悲戚:
  “那你分得清,我,与秀郎吗?”
  刘子固的心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地掏了一拳,回忆席卷而来,往事历历在目,他有些难以置信地瞪大双眼:“你......”
  树木摇曳,落叶纷飞,有几片枯黄回旋着,轻轻划落于二人之间。
  不,不可能,刘子固,你在想什么!
  脑海中仅存的一丝理智把刘子固拉回到了现实,望着眼前红了眼眶的阿绣,他的心也被刺得酸痛。
  “阿绣,”他轻轻唤道,俯身上前,用双手轻轻地捧起阿绣的脸颊,微笑着凝视着阿绣的双眸:
  “我当然分得清,我的阿绣,就只有你一个,我刘子固爱的,也只有你一人,所以,不要胡思乱想,好不好?”
  阿绣抿着的唇角微微颤抖,她闭紧双眼,狠狠地地往后退了一大步,拉开了与刘子固之间的距离。
  “该不要胡思乱想的,是你吧。”
  酸楚刺激着双眼,再次睁眼间,两滴晶莹顺于眼角划落。
  “子固,不要再自欺欺人了。”
  刘子固将凝固在半空中的双手缓缓放下,他微微皱眉,有些不解,而后看到阿绣的泪水时,伴着心急和担心,他焦急的走上前,双手搭于阿绣肩头,有些用力的握了握:
  “阿绣,你听我说,不要哭,不是那子样的,我说过,我刘子固一诺千金,今生今世只爱你一人,非卿不......”
  “那秀郎又算什么?”
  阿绣耸肩推开了刘子固的双手,打断了刘子固的话:
  “你说你要一诺千金,那你还曾说你要忘记秀郎,你扪心自问,你是真的忘了他了吗!”
  刘子固的脑海中突然闪现出了秀郎一袭红衣,衣袂飘飘间回首对他笑。像是有什么藏于心底的秘密被发现,他慌了。刘子固张了张嘴,一时竟说不出话来。
  “阿绣,我......”
  阿绣看的很明白,刘子固爱的并不是自己,就在刚刚问他曾于秀郎口中说出的话时,她分明看到了他眼中稍纵而逝的光。
  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,不停地顺着双颊滚落,她失望地摇了摇头,随后低下头,将指间那一白色小花指环颤抖地取下,她悲伤地嗤笑一声,抬头,拉过刘子固的手,将指环放于他的手掌心。
  “子固,放手吧,我不想爱一个不是真心爱我的人,也不想被一个只为一个承诺的爱而爱着。
  子固,看清吧,你现在爱的,不是我。”
  望着阿绣转身跑远的背影,刘子固没有再追上前去。他看着手心的指环,又望向掉落于地上的花环。
  梦该醒了。
  他看清了,这个阿绣的痣,在鼻梁。
  而他思念的,在眼角。

杏花春雨太过细腻绵长,不如栏杆意爽烈。
我有一坛栏杆意,与公子做个交换,如何?
(很抱歉很长时间没更文😢最近太忙了事情好多,等我忙完这一阵我就回来,先放一张手绘吧,谢谢你们!依旧爱着你们😘❤❤❤)

长路慢浩浩

(写在前面:内啥,我觉得秀郎好久没露面了。。。今晚放他出来吧,其实这文也没什么连贯性😥我也在为he而努力着。。。最后,再次感谢你们,谢谢你们,无论怎样,我都爱你们😘)
4
  凡人呐,还真是很好玩。
  那时的秀郎一袭红衣,悠然地扇着手中的扇子,打趣地对眼前的人说出这番话。
  现在想想,只怪自己当年太傻太天真。
  凡人呐,一点都不好玩。
  颤抖的双手险些拿不稳酒杯,刘子固的那番话如回放般一遍又一遍的回旋在脑海,挥之不去,一句一句刺痛着伤痕累累的心脏。
  美好的回忆顷刻间被这些轻描淡写的话语敲的支离破碎。
  秀郎忍红了眼眶,眼神流转,张口,却无语凝噎。心有不甘,却无可奈何。最终无言,将杯中的美酒一饮而尽。
  苦,苦到心里了。辣,辣的眼眶湿润了。
  他发誓,这是从长老那里偷来的最难喝的果酿了。
  来凡间走了一遭,没算白走,弄明白了不少事情。
  最难懂的,还是人心。
  凡人终究是凡人,被如此多的条条矩矩禁锢着,活不出自在洒脱,也无法看清自己真实的内心。
  刘子固,这便是你真实的内心吗?
  就不能为了我,将酒杯拿回来吗。
  秀郎从来没想过,他会为了一个凡人,这般低声下气,为这来之不易的感情做最后的挽留。
  他也没想到,自己会在一个凡人面前,委屈地像个孩子。
  打开他留下来的折扇,秀郎轻轻抚摸扇面上的点点滴滴,指尖磨砂的触感使他的思绪飘回到那晚,月明风清,烛火摇曳,他俯身于他身后,握住他的手,轻点笔墨。
  转眼,一切便化为泡影,回到这漆黑萧索的,徒留他一人的夜。
  秀郎自嘲地笑了。
  在这场本就没有希望的情感里,陷得最深的,还是自己。
  傻,真傻。
  既然你无心留,那我何必无意走。
  秀郎起身拿起折扇,将它放在衣襟里,整理好衣摆,而后转身,缓缓走入了夜色浓雾中。
  你说你一诺千金,那也希望你信守诺言。
  刘子固,如你所愿,我们应该不会再见面了。

长路慢浩浩

(写在前面:今天考试考砸了。。。好吧今天早点发~比以前长了辣么一点😂么么啾爱你们QUQ)
        3  
  刘子固摸不清自己的内心,究竟想要什么。
  山高水远,鸟鸣林幽,树林间郁郁葱葱,阳光穿透过层层叠叠的枝叶,撒下斑斑点点。
  素青色的纱帐在微风中蹁跹飞舞,里面的游人时隐时现,欣赏诗词,饮酒作赋。
  如同当年一样。
  只是这一次,身边是她,不是他。
  其实来此看诗与否,刘子固并无兴致。
  自己究竟为什么要来这里,他不知道。
  醉翁之意不在酒罢了。
  也许只是为博得阿绣的欢心吧。
  他想。
  只是内心深处有有一丝渴望牵动着他,想来这里看看。
  "阿绣,你看,这字下笔苍劲有力,行云如流水,笔锋回转间又不失分寸,力道刚好,实乃好字。"
  刘子固一手牵着阿绣的手,另一只手用握着扇子指向卷轴上的字,细腻地讲解着。
  阿绣目光浅浅地望着那些字,随后颔首道:
  "小女子目不识丁,见识短浅,子固说好,那便是好。"
  刘子固回过头,望着阿绣那兴趣索然的模样,不知如何是好。
  不经意间,在素纱飘起时,刘子固看到了远处树下开遍了的白色小花。
  仿佛想到了什么一般,刘子固眼神一亮,随后双手覆盖在阿绣肩头,微微躬身,神秘地对她道:
  "阿绣,你于此处待着便好,看看这些诗赋,我去去就来。"
  说完,刘子固便用扇子掀起素纱帐,小跑着去向远处那片花海。
  阿绣望刘子固消失在层层叠叠的纱帐里,背过身去,微微叹了口气。
  
        白色小花个头虽小,却也一团一簇开了成片,刘子固躬身采下一簇,放在鼻尖细细轻嗅,一丝清新淡雅的芳香萦绕在鼻尖。像极了当年送给阿绣的那一束。
  刘子固微微弯起了唇角。
  把它编成花环的话,阿绣应该会喜欢吧?
  正当刘子固低头认真将藤蔓编成环状时,他好似听到了一声似有若无的古筝声。
  刘子固猛然抬头。
  四周风声微起,纱帐莹莹,落叶簌簌缓缓落地。
  心脏跳动的剧烈,刘子固可以听到耳畔它有节奏地跳动的声响。
  不会的,不会的。
  刘子固没有动,眼神一直锁定着那飘动着的素纱帐。
  熟悉的感觉瞬间爬满全身,仿佛遏制住了他的喉咙,让他无法呼吸。
  忽而大风吹过,吹起了那被炽热目光烧灼的纱帐。
  刘子固瞳孔骤缩。
  空无一人。
  
        落叶纷飞,散落满地。
  刘子固眨了眨眼,被遏制的感觉缓缓褪去,身体却像被掏空般有气无力。
  他摇了摇头,无奈地笑了。
  哪有什么古筝声。
  醒醒吧。
  到底在期盼些什么。

长路慢浩浩

(写在前面:这一章其实没什么实质性进展。。。而且文风略有变化,希望小伙伴们不要失望😔,我还是爱你们的QAQ)
2
 香炉的青烟袅袅升起,伴着素雅淡香在房间中弥漫开来。刘子固独自坐在木桌旁,他望向窗外,深棕色的瞳孔倒映出了苍穹的影子。
  "子固,子固。"
  刘子固丝毫未察觉有人在唤他的姓名,直到一只玉手在自己眼前晃了晃,他才猛然回神。
  "阿绣?"
  阿绣不知何时站在了他身旁,噘着嘴,眼中带着一丝委屈和失望。
  "你什么时候来的,我都没注意,快,快请坐。"刘子固有一丝尴尬,便讪笑着起身将阿绣邀坐到对面的木椅上,自己才又坐回椅子上。
  眼神流转间望见了桌上多出来了一盘洗好了的新鲜水果。刘子固惊喜地拿起其中一个在眼前细细端详。
  "这水果看起来多汁肉满,想必甚是好吃,是你拿来的?"
  说完便咬了一大口。
  没有想象中那样甘甜,反倒是伴着一丝酸涩,缓缓侵蚀着他的味蕾。
  阿绣低头摆弄着自己的衣襟,淡淡地嗯了一声。
  刘子固望着阿绣的侧颜,眉眼间温柔了许多。
  "嗯,好吃。"
  阿绣给的,都好吃。
  因为阿绣是自己最爱的人啊。
        他想。
  "子固,"
  阿绣忽而抬头,委屈地望向了刘子固,嗔怪道:
  "为何这几日你都心不在焉的?,我叫你好几声,你都不应。"
  刘子固愣了一下,随后便轻声笑道:
  "有吗?"
  阿绣似赌气地把头扭向另一边,低声喃喃道:
  "该不会还是在想秀郎吧。"
  刘子固拿着苹果的手顿住了。
  他的眼神小心地飘向阿绣,阿绣仍然只留给他了一个侧影。
  气氛一时有些凝固。
  刘子固的唇角动了动,终究唤了她的名字。
  "阿绣,"
  刘子固认真地伸过手去拉住了阿绣的手掌,随后握紧。
  "我说过,今生今世,我刘子固只爱你一人,非卿不娶。"
  阿绣缓缓转身,望向刘子固,看到的是他坚定无比的眼神。
  她抿了抿嘴唇,没有说话,只是淡淡地点了一下头。
  刘子固看到阿绣渐渐书展开的眉眼,自己也渐渐地松了一口气。
  "听说明日便是章兄的林中字画展,要不要同我一起去看?"

长路慢浩浩

 (第一次发文。。。好怕怕。。。难过的睡不着瞎写)   秀郎走了。
  刘子固是在第二天晌午醉酒醒后听家仆说的,秀郎于今早天天未亮便于另一位男子同行一去。
  刘子固摆了摆手,示意家仆退去,随后转身,望向窗外。
  走了便好,一切都该结束了。
  心里突然空落落的,不是滋味,刘子固伸手捂住了胸口。
  仿佛心也跟着秀郎一同去了。
  碧绿的竹叶在风中摇曳,仿佛风停之后竹林深处便会闪现一袭红衣,就像当年躲在竹林身后的微笑的他。
  刘子固嗤笑一声。
  不会了,他不会回来了。
  昨夜与他见过最后一面,刘子固想过很多种理由,最终还是以最决绝的的方式去结束这段违背伦理的感情。
  刘子固当然知道,这每一句话,都如刀刻般刺入秀郎的心,见到秀郎那委屈的红了眼眶,刘子固多想伸出手去拥抱他,擦掉他的泪。
  但他不能。
  刘子固那时已明白自己对秀郎的感情。奈何自己本一在凡尘中打滚的俗人,叫他如何去挣脱这沉重的枷锁。
  同为男子,人妖殊途。
  我会老,你不会。
  刘子固笑着转过身,对秀郎说了这最后的话,便绝尘而去。
  殊不知,这笑里包含了多少苦涩。
  对不住了。
  刘子固心想,就让我当这懦夫吧。
  话也说了,扇也给了,别也道了,身上已再无秀郎的事物,一切关于秀郎的事情都断清了吧。
  刘子固坐在桌边,望着手中的那坛酒,一饮而尽。
  回忆如潮涌般扑面而来,侵蚀了大脑,占据了心脏。
  刘子固将额头贴向酒坛,摇了摇头,随后又笑了。
  醉了三年的栏杆意,说不能再醉下去,都是自欺欺人罢了。